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补习补上三母女

时间:2018-07-12
我叫丽丽,是一个性慾比较旺盛的女人,一天不做爱就感觉空蕩蕩的,我老公是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,我们结婚刚两个月,我老公床上功夫非常好,每次都搞得我欲仙欲死。由于工作的原因,老公经常出差,修完婚假后,公司又派老公出差了公公,
我抱着老公的脖子撒娇说:「老公别去了好不?人家不想让你去嘛,要不带我一起去。」老公说:「不行,我爸爸刚从老家过来,你也去了我爸爸谁来照顾呀?」
我老公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,是他爸爸当爹又当妈的从小拉扯着他长大,所以我老公对公公非常孝顺,我是理解老公,不过还是接着撒娇说:「我们刚结婚嘛,现在你就要出差了,人家想你了怎么办嘛」老公捏了一下我的乳房笑着说:「宝贝乖,就两个月就回来,不会连两个月都忍不了吧」?。
我轻轻捶打老公的胸口,边打边说:「哼,敢笑你老婆大人,看我打你不,」我老公边挡边说:「反正我明天才去,今天晚上老公好好干你的小穴,把这出差的两个月给你补过来,我说:」哼!我才不怕你,我今晚一定把你吸乾净,让你两个月都不想女人「。
吃过晚饭,收拾好一切以后,和公公道了晚安,我和老公就迫不及待的回房去了,刚关上房门老公就迫不及待的抱起我然后慢慢的把我放到床上,老公喘着粗气慢慢的脱掉我的上衣和胸罩,我的一对白白大大乳房就漏了出来,老公马上把嘴凑了过去,用他那柔软的舌头添着我的乳头,然后右手慢慢的把我的裤子和内裤退了下去。
「嗯,老公我好痒,老公快,我受不了了,啊————嗯——」,我浪浪的叫着,这时我下面已经淫水氾滥了,老公坏坏的看了我一眼,手上更加用力的在我的小穴边来回揉动,边揉边说:「小宝贝,我就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」。
「好老公,我求你了,快点进来好吗?人家受不了了,嗯——」,这时老公才开始把自己的衣服脱掉,露出他那条又黑又大的肉棒,我伸手抓住老公的肉棒把它含在嘴里贪婪的允吸着,肉棒在我的允吸下变得比刚才还大,老公喘气声也越来越急。
突然老公把肉棒从我的嘴里拔了出来,一把把我的双腿抬了起来,然后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进了我的小穴里,啊——啊——嗯——好舒服老公,用力点干我——嗯——啊——「,老公听着我的浪叫声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,抽动的更加卖力,每一次顶下来床垫就会深深的陷下去, 老公速度越来越快越快,下面传来」沽滋沽滋「的声音,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双手紧紧搂住老公的脖子,嘴里快乐的哼着:」啊啊……嗯…嗯,老公你好厉害,我都要飞上天去了,嗯……不要停,用力……快用力,嗯啊……「
在我的叫声中,老公把我的身体翻转过来,让我趴在床上,老公用力的抽插着我的小穴,我的乳房随着他的每一次进出猛烈的晃动着,随着老公的抽动,我的身体也有节奏的向后迎凑着……「喔……顶…顶到花心了…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噢……」我老公说:老婆你……把我的…我的肉棒…夹…夹得……好` …好爽……我也快撑不住了「」老……公用力……啊,我……要来……了……「老公也在最后冲刺,下面:沽滋沽滋的声音越来越快,我感到一股热烫精子射进了我的最深处,我感到一片空白,身体有节奏的颤抖着,我和老公一起达到啦高潮,那天晚上我和老公做了五次,直到我们都精疲力尽才喘着粗气相拥睡去。
第二起床后老公已经出差走了,梳妆台上放着一张老公给我的便条,上面写着:「老婆我看你睡得很香就没捨得叫醒你,在家乖乖的,早饭我和爸爸已经吃过了,你的那份在厨房里,我不在的这两个月就要老婆受累照顾爸爸的饮食起居了,他想吃点什么或者想干点什么你尽量满足他,我会尽快回来的,吻你,爱你的老公」。
我儘管不想让老公去,但是看到便条心里还是甜甜的,我整整凌乱的头髮,起身来到床边把衣服拿起来準备穿的时候,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视乎有一双眼睛正透过门缝向我看过来,我猛然转过身看了看门口,什么都没有,我笑了笑,心想可能是昨天晚上太累了,看花眼了,想到昨晚的一幕幕,我的下身不由自主的又湿了。
我比较怕热,在家里穿的就更少了,一般不出门都是穿短裙和宽鬆的大领上衣,不戴胸罩,那样比较凉快,今天我穿的还是这样,换好衣服后看了看时间,都快12点了,该做饭了,我倒无所谓,但是不能把公公饿着呀。
我推门来到客厅,看到公公在客厅看电视,我就走过去问;「爸爸,今天中午你想吃点什么?我去给你做」,公公今天好像有点不自然,看我的目光躲躲闪闪的,「吃凉面吧」公公说,「哦」我疑惑的看了公公一眼就去厨房忙活了。不一会公公也走了进来说:「今天我来教你做麻将拌凉面吧」?我说;「好呀,以后可以做给老公吃」,公公笑笑说:「我家儿子真有夫妻,娶了个知道疼他的好老婆」,我心里想,当然要给老公做了,老公每次都让我那么快乐,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想到了昨天和老公做爱的一幕幕,脸上不由火辣辣的,喘息也变得有点急促,这时我发现公公一直在盯着我的乳房看,我赶紧调整了一下我的情绪说:「我干什么呀爸爸」?公公让我帮他做菜码,他来办自治的麻酱。
我在里面切菜,公公就在就在门口那调麻酱,眼睛时不时的瞟下我我宽鬆的衣服,透过领口可以看到我的两个白白的半球,我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难道老公给我留得便条还有别的意思,天哪,我在想什么,再孝顺也不会把我给他爸爸呀,怎么会呀,这时感觉手指猛然痛了一下,晕,在刚才走神时不小心把手给切破了,这时公公也看到了,他马上用手捏住我的伤口,把我拉到外面说;「你没事吧?怎么那么不小心呀!来我帮你包上」,我的小手被公公攥着有种异样的感觉,这时公公用创口贴已经帮我包住了伤口,我感觉他的手在微微颤抖,我想把手抽出来,可是抽了两次没抽动,我抬起头看到公公一直用充满慾火眼睛盯着我,我赶紧说;「爸爸,没事了,谢谢!我去做饭」。
可是公公突然把我拉向他的怀里,向我的脸颊吻来,我想多也躲不掉,双手推着他尽量不让他吻到说;『爸爸你不能这样,我是你的儿媳妇呀,你儿子知道了是不会原谅你的「,」丽丽,你看过我儿子写得便条了吧?他也同意了,我从小把他拉扯大,自从他妈妈去世后我就没有在碰过女人,都快忘了女人的味道了,你满足我一次好吗?「我听了公的话如五雷轰顶,眼前一黑差点晕倒,身体软软的瘫倒了公公的怀里,脑子一片空白。
「没关係的丽丽,不会有人知道的,你昨天和我儿子做爱时你的叫声好大,我都听得清清楚楚,害的我一晚上没睡,今天又在门口看到了你的奶子,好白,你就让我干一次,让公公舒服一下」,公公一边说一边把他他的双手按在我的的双乳上用力的搓挤,慢慢地挤、捏,公公努力平息自己乱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,这么多年第一次感觉一个真正女人的胸部的柔软感觉、慢慢、缓缓地调逗。
这时我也清醒了过来,想着老公给我的便条,便放弃了本来该有的反抗,享受着公公给我带来的快感,公公看我不在反抗了,就把他那颤抖的手放在了我那美丽的肚子上,轻轻地解开了我的裙子,慢慢的摸着我的小穴,一种舒服酥麻感迅速传遍我的全身,我的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,享受着那种只有老公抚摸时才出现过的快感。
公公这时用他手指探进我的小穴里,在里面轻轻缓缓地扣抓,随着公公的挑逗,我的身体慢慢的抖动起来,也慢慢的呻吟起来,我自己不由自主的挺开了自己的双腿,配合着公公的手指上下动作着。公公的退下了自己的裤子,那条涨满青筋的肉棒在我眼前来回抖动。我在公公的挑逗下下身的小穴已经淫水横流了,那种渴望也在慢慢的充满我的身体,好想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。
这时公公的慢慢像我的小穴扎去,用他的舌头慢慢伸进我的小穴,我感到小穴在慢慢充实,快感很迅速的蔓延全身,啊——啊——嗯——,我忘情的呻吟起来,淫水随着公公的舌头伸缩下不断地向外流出,慢慢地滴落地面。公公的肉棒变得更大更长,马眼里流出的液体在他的抖动下慢慢的滴落,拖出一道细细的水线落在地板上。
公公再也忍不住了,用手拿起他那硕大肉棒对準我的小穴探了进去,我啊了一声,肉棒已经全部进入我的小穴,一股快感迅速传遍我的全身,我忘情的叫喊着,感受着公公的肉棒带来的快感「啊……好舒服哦……好美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嗯…」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想让公公干我,除了快感还有一种乱伦的刺激,我的小穴因为公公的抽送又麻又痒,我的呻吟声更大「啊……` 啊…公公你……好……厉害美……美死…了,用…` 力操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公公见我如此兴奋的样子,抽送的更快更深,过了一会公公把我翻了过来从背后插入了我的小穴,我努力的撅起屁股,让公公能更清楚的看到我的小穴,噗兹「一声,公公把肉棒插了进来,公公用抓住我细细的小腰,手往后拖,肉棒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,噗兹和啪啪的声音有节奏的响了起来,我的呻吟也变成兽性的叫喊,我已经完全陷入了快感之中。这样干了10来分钟,公公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,噗兹和啪啪还有我的呻吟声也越来的响亮,公公最后猛地用力一挺,射出了浓白的火烫的精子。我也在这时也到了高潮。公公喘着粗气趴在了我的背上,我也闭着眼睛享受高潮过后的快感。
全书完(一)
记得在五年前,当时我仍是一个大专学生,就读于香港一所高级学府,由于家庭经济问题,我决定自食其力——(做补习老师)
我和同学在邻近的一个屋村的补习社应徵上门补习,在安排介绍下我同学在为一个12岁就读中一的男孩子补习,我同学说做补习真不容易,现代的孩子很难教。
而我就安排到一个14岁就读于中学3年级的小女孩——小芬家中任教。初次补习当然小心/ 细心指导,而该小女孩亦很聪明,所以教得很轻鬆,另一方面,亦令我有时间注意到她妈妈——罗太,她丈夫是地盘工人,平时很少见到。
只是从小芬口中知道他爸爸是个体质强而有力的人。
一天我正在聚精会神的教书,突然感到肚子很不对劲,于是须借一个方便,只好对小芬说:「小芬,我现在去厕所,你好好地在房里温习。」
「好的,你好好去,Paul哥」
当我出来后,原想回房继续教,但罗太太就坐在大沙发的中央。
罗太见我出来就去冰箱倒杯果汁,端给我饮用。
「谢谢。」我用双手取接,跟着见罗太一弯腰。
我一看,罗太玉手白嫩丰肥,十指尖尖,涂擦着鲜红色的指甲油,因天气炎热,她穿一袭无袖,露胸T恤,裙子下摆长及膝盖上三寸左右,短短的有点迷你裙之风味,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,露胸T恤内虽戴有乳罩,然而白皙的颈项及趐胸连丰满的乳房,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,我接过茶杯后放在茶 上,见罗太抬起白嫩的粉臂,理理下垂的秀髮然后又看电视。
她雪白的腋窝下,丛生一片乌黑浓密的腋毛,我虽已玩过了几个女同学和女友,她们每个都是少女味多一点成熟则欠了一点。
头一次欣赏如此成熟的少妇,真是性感极了,看得我汗毛根根竖起,全身发热,阳具突的亢奋起来,忙坐在对面沙发上,两眼呆视看着罗太,双手按在大腿中间的阳具,不发一言。
「Paul,小芬的功课如何。」罗太娇声问道。
「大概不会比其他同学低。」
「嗯,也好。你今年几岁?在那里唸书?」
「我今年二十岁了,在ㄨㄨ大学念新闻系。」我口里应着,但双眼直视罗太迷你裙下摆,两腿中间。
此时看到罗太的两条粉腿,有意无意的,微微张开了六、七寸宽,粉红色的三角裤,上面一层黑影,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,将整个阴户的轮廓,很明显的展露在眼前,看得我是魂魄飘蕩,阳具坚挺。
「Paul,小芬的功课你要多多指导。」罗太此时尚未发现我异样的眼色,又娇声道。
「这个……与问题,为靓女服务是我的荣耀。」
「真的?你没骗我吧!我都三十多了,还把我说得如此年轻、艳丽。」
「不,罗太一点都不老,看起来像二十刚出头的少女一样,和你的女儿站在一起,不知内情的人,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!」
罗太一听芳心暗喜:「你真会讨我的欢心,可惜我己嫁人!如果年轻几年的话,我一定开心死!」
我一见,知道她动情了,心想机会来了:「罗太,要开心话都不成问题只要你肯尝尝看就水到渠成。」我边说,边站起来走到罗太身边,一屁股就坐在她旁边,不管她的反应如何,骤的抱着罗太,吻上她的樱唇,右手在胸腹之间来回抚摸着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不要嘛……不可以……不……」罗太太摇头晃脑的挣扎着,最先还有力的挣扎,闪避着我的嘴唇,慢慢的力量减弱而停止闪避,任由拥吻抚摸,张开樱唇把香舌送入我口中,二人尽情吸吮着对方的舌尖。
于是得寸进尺的我,顺着低胸领处直闯而入,摸着了真实的乳房,美极了,又嫩又滑的肥奶,奶头大大的,被捏得尖铤而起,硬如石子,顺手把乳罩的扣钩也解开,再用双手来拉T恤时──罗太如梦方醒,骤的挺身坐起,衣服及乳罩马上滑落下来,一双白嫩肥大的乳房显露了出来,她赶忙拉上衣服来盖住双峰,粉脸羞红、气急心跳,喘喘而道。
罗太颤声地对我说:「不要,小芬在房温习,你想把我怎样啊!」
我嘻皮笑脸地说:「我已给她很多功课做,不会出来,何不好好享受?说真的,我的能力不错,没『伟哥』都可以维持1小时以上,包保令你死去活来。」
「放心啦,细声些!你不想惊动小芬出来看的话,就一同开心!」
罗太「啊」的一声,要去拉衣服时,我一见,哪能错过良机,忙用双臂搂紧罗太,跃身而起,张开大口将一颗艳红色的大奶头含入口中,又吮又咬,另一只手则伸入裙底,插入三角裤内,摸到了高突的阴阜及浓密的阴毛上,中指插入阴道扣挖,食、姆二指再轻捏阴核。
罗太被上下夹攻得:「啊……Paul……停……停手……快……别这样……你太过份了……啊……你……」她一边挣扎,一边喘叫,淫水被抠挖得流出来沾满了我一手,奶头也被吸吮得硬涨坚挺,全身趐麻,慾火快焚烧起来了。
我捉住她的手儿,牵到我的底下。让她摸到我硬硬的阴茎,罗太的手儿缩了一缩,但终于隔着我的裤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儿。
我又缩一缩腰部,罗太的一对手都伸入我的内裤里头。软绵绵的手儿捉住我硬梆梆的阴茎套了一套,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趐胸,从她的衣领口伸进去捉住她的奶子,用手指撩拨着她的乳尖。罗太肉体颤抖着,想把手抽出来撑拒,可是我涨一涨肚子,就把她的双手夹在我的腰带间而动弹不得。跟着就捉着那两团软肉又搓又捏。罗狡双手被困,唯有任我肆意轻薄。
跟着我又用手沿着罗太的裤腰伸进她的底裤里头。先是摸着浓密的阴毛,继而触及滋润的大阴唇。我刻意地用手指在她的阴核上揉了揉,搅得她一口淫水从阴道里直冲出来,把我的手掌都润湿了。
我放开了罗太的双手,将她抱上沙发床上,伸手就要去脱她的裙子。
罗太捉住我的手说道:「公众地方,不要把我剥光猪,难看死了!」
我唯有把她的裙子掀起来,只将她的底裤除下来。哇!只见罗太两条雪白的大腿尽处,乌油油的阴毛拥簇。那鲜红的肉洞儿,已经玉蕊含津馋涎欲滴。看得我更加性慾冲动,我急忙拉开裤链,掏出硬起的阴茎,将龟头抵在罗太惠玲的阴道口,屁股向着她的阴部一沉。只听到「渍」的一声,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罗太阴道里头。
罗太也「阿哟!」叫了一声,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。
我见她享受得意忘形,于是说:「小心些,不好太大声!给女儿知道就大件事了。」
我持续让阴茎在她的阴户里活动,罗太粉面通红。微笑着用媚眼望着我,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里。我捉住罗太的玲珑双脚,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,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。罗太忽然肉紧地搂抱着我,肉身颤动着。我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,浸淫着我的阴茎。我知道罗太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,便暂停对她下体的姦淫,俯下脸儿,贴着她的朱唇将舌头度入小嘴里搅弄。罗太冰冷的嘴唇无力地和我亲吻着,底下的肉洞也一慑一慑地吮吸着我插在她肉体内的阴茎。
罗太说:「我在上面弄你好吗?」
我说一声好之后,罗太已经主动的趴到我身上,手持阴茎对準她的肉洞口,然后坐下来,将我的阴茎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阴户里,接着更有节奏地让臀部上上落落,使我的阳具在她阴道里出出入入。玩了一会儿,罗太停下来喘着气说她不行了。我就把她贴着我的胸部搂抱着,然后让阴茎从下面向上挺动着,继续我们的交欢。罗太也知趣地配合着我的动作将她的私处顶向我的阴茎,务求使她的阴道尽量套进我的阴茎。玩了一阵子,她也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吮吸着。终于我也舒服到极点,腰脊一阵趐麻,阴茎一跳一跳的,把精液射入罗太的阴道里。
我带着倦意,翻身从罗太的肉体上滑下来。她拿过纸巾,体贴地为我抹乾净阴茎上的爱液,然后才摀住被我搅得一塌糊涂的阴户走进洗手间。一会儿之后,罗太走了出来,我也起身穿上衣服。
我搂着她打趣地问她,今晚还要不要和老公性交,罗太笑着打了我一下。
我抬起头来问罗太:「插得你开心吗!」
罗太睁开媚眼儿说:「不告诉你。」
我又问:「我劲些还是你老公劲些?」
罗太又合上眼皮说道:「都给你插得,怎么还要问人家这样的羞事。」
从这次之后,我和罗太就常常找机会偷情,有一次正当幽会时,小芬在房间有功课不明白就出来客厅想问……
(二)
上回提及:我和罗太在沙发偷情时又谁知百密一疏,当我们玩得正开心时,房门忽然打开,小芬从里面走了出来。一眼看见我的阴茎还插在罗太的阴道中,不禁叫了一声。先是楞了一下,接着就想夺门而出。
大件事!
好彩数,我和罗太只是脱下短裤和迷你裙,幸好及时穿回。当真险象环生!
于是罗太即问小芬有何事:「小芬,你不要出来,等会儿Paul哥哥就会进来。快点回房。」
我道:「幸好这小姑娘当真听话,只看到一点点!应该没怎样吧?」
罗太亦同意:「应该没事的,待会好好教她就是。」
往后的日子,我和罗太需更加小心!不能再有差错,否则果大件事!
但好景不常,几日后罗太打电话给我。她很怕的说:「昨天小芬问我,补习的那天我们在沙发上做什么?你说怎么办?如果她对爸爸说!那我们完蛋了。」
「到了这关头,我都无法可施。我只好搬到学校宿舍和同学住!等事情完结后再回来,但你就无论如何都要留在家中!」我说。
罗太咽喉:「你就可以一走了之,那我怎好?我不给她爸爸打死才是。」
我想:「这也没办法。你说,怎才可令小芬不说出来?难道毒哑或是杀了她吗?」
罗太想了想又说:「如果她和我们同流合污,那就OK!没问题啦!这样做益了你。我想小芬只有14岁。应该仍是处女!益你吧有处给你破处!」
我真的闻所未闻:「你跟我开玩笑,那是你的女儿。这样不太好吧!」
罗太反而说:「女孩子早晚都要给人家插,有什么不好。我自已15岁都已失身!那有什么大不了!」
「你说这话当真有意思,我多次看到小芬时,全身发热,小Paul(阳具)就亢奋起来,如果可以插一插她都几好。」
「小冤家,我本来是想你来教小芬功课,谁知我俩发生了肉体关係,你这条大宝贝来安慰我,你不是我命中的魔星吗。」说完眼泪涔涔而下,楚楚可怜,真情流露。
跟随这几天,我和罗太商量了个引诱小芬这小猪(注:处女)入局的方法。
到了时机成熟的一天!那天早上罗太来我家报佳音:「己经準备好了,我已把你的四、五级淫秽书及CD都放在家里。到她看得火红火烧时你就可行动了!
到时记得我这个媒人吧!「
我哪会不报答罗太的一番安排之理?好吧,今天早上先给一点好处罗太!
于是我与罗太相拥进房,上床去热烈亲吻、爱抚,终使已平息的慾火,再度爆发,随之再度展开战火。
我翻上罗太之娇躯,提高两条粉腿,手握阳具,先在阴核上揉擦一阵,只痒得罗太肥臀乱扭:
「Paul哥……大宝贝……别逗我了……小穴里面……好痒……快…快……插进去吧……」
「哎呀……轻点……Paul哥……痛……痛死了……」
「罗太……才进去一个龟头呢……真的这样痛吗?」
「你不知道,你的龟头有多大……塞得满满的……」
我也知道罗太之阴道窄小,再看她粉脸苍白、咬牙皱眉,现出满脸痛苦的表情,于心不忍的道:
「可能太紧张……你真的这么痛,那我拔出来好了。」
「不…不要拔出来……让它在里面泡…泡一会儿……就像现在……这样……
停住不要再动……就不会那么痛了……等水多一点……再动……乖啊……「
罗太嘴里虽然叫痛,但双手像条蛇般的,死死的缠着我,用胸前一对肥奶,磨擦着我的胸膛,细腰肥臀也扭动起来了,小嘴含着我的舌头吸吮,增加自己的快感,以备应接激战,她只感觉到我的大鸠(大鸡巴),像条烧红的火棒一般,插在小穴里面,虽然有点涨痛,但是又有点麻痒,由阴户的神经枢纽,直达全身百骸,舒畅极了,淫水缓缓而出。
「啊……好美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动吧……妈要你……再插……插深点……」
罗太粉脸娇红,媚眼含春,淫声浪语,嗲劲十足,那淫蕩的模样,真是勾魂蕩魄,使人心摇神驰,非大块朵颐才得为快。
真想不到平时端庄的罗太,做起爱来,是如此骚浪、淫蕩、销魂蚀骨,看的我禁不住慾火高涨、野性大发,再也无法怜香惜玉、温柔体贴,于是挺动屁股,用力一顶,一插到底。
「噗滋」一声,接着直听罗太娇叫:
「哎啊……心肝……这一下真……真要了……妈……的命了……」小穴里,淫水都被大鸡巴迫压出阴道外,流得二人的阴毛及大腿两侧全湿了,不由得她娇呼出声:
「Paul哥……真美……要你……我的小穴……小穴好痒……动……吧……乖……」
眼见罗太之骚媚淫态,刺激得我慾火更炽,阳具硬得涨痛,也暴发了男人原始的野性,挺动腰臀拚命抽插,次次到底,下下着肉。罗太的小穴就像个肉圈圈一样,把整条大鸡巴紧紧包住,每当顶到底时,花心一闭一合,吸吮着大龟头,再配合抽插时「噗滋、噗滋」的淫水声,真是美妙绝顶。
我插得的全身汗如雨下,气喘如牛,拚命苦干,真是舒畅极了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蠕动飞跃,连续不停抽插了两百多下。
「哎呀……Paul哥……Paul仔,美死了……会插穴的……你真要奸死……我了……呀……我洩……洩了……」
美得罗太双手双脚死死缠绕着我,玉齿狠狠咬着我的肩肉,全身一阵痉挛,飘飘欲仙,进入晕迷状态,乐得芳魄出窍、云游太虚。
我自己也在一阵畅美晕眩中洩精了。
罗太被我强有力的热精射入花心,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:「啊……Paul哥…Paul仔……好烫好有力的甘泉……射得我的花心……真舒服……真美……」
「亲爱的罗太,你舒不舒服、满不满足?」
「Paul哥,我好舒服,好满足,亲爱的小丈夫,我好爱你。」
「我也是好爱你,你的小穴好美,尤其是那一大片阴毛,真迷死人了。」边说着边伸手抚摸她的阴毛及阴户。
「Paul哥…、…想不到这条阳具也好棒,刚才你的表现真惊人,时间又长,如果我是小芬,非被你死不可。」
「罗太,罗生跟你玩得痛快吗?」
「他呀!一点用都没有,阳具才四寸多长,也不太粗,体力不济,三、五分锺就洩了,没味得很,Paul哥……希望以后你多给我一点安慰,心肝,经你过一次后,使我以后不能没有你,真想让你这条大宝贝,能天天插在我的小穴里,才心满意足,爱人,能答应我吗?」
「好,我答应你!」
其实我的性知识,在这位都是有十余年性经验的少妇调教之下,心想下午要去插处女了,真是又惊又喜。
下午,小芬正在家里观赏一个影片的时候,我故意说考试快到要加紧补习。
小芬已经满十四岁了,所以她那原本平坦的小胸部正开始发育,我想她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牛仔裤上鼓胀的部份,我在房间里一边教书,而且不断的用一些诱惑的言语来挑逗和取笑小芬。时常搞得她脸蛋儿飞红,煞是可爱极了!我心里当然想尝尝这位处女新鲜的禁果,但苦无良策可施。
心想来一个突击突,便拉着小芬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,小芬像触电似地将手缩回去。
我嘻笑地对小芬说:「你看了整天的四级电影!来一个实习吧了!Paul哥会令你快乐无比。」
刚才虽然在罗太的体内射了,但是我一点也没有精力枯竭的现象,小芬火热柔软的娇躯一贴上身,我的肉棒立刻硬挺得像根铁棒,只想着寻找突破口。
我把转过身子,大腿缠了上来,用苗条柔软的大腿夹住我的肉棒,双手勾住我的脖子,整个身子完全挂在我身上,两条腿上下摩擦,胸前两团肉不住地蹭着我的胸膛,弄得我热血沸腾,按住她的屁股,就要把肉棒插进她窄小的肉洞里。
小芬其实都已经心心知肚明,这几天日日看四级电影。心理上亦想一发不可收拾!给我几下的搅搅,已经春水不住的流出来。
现在不用说其他了,先插她一插才是。小芬虽有一点不愿,但没有反抗的动作。于是我那一条硬梆梆的大阴茎,已经整条不由自主地刺入小芬的阴道里了。
这时小芬赤裸裸坐在我怀里,她那未经人道的私处紧紧包容着我的阴茎。我的手滑到了小芬尖尖的屁股蛋上,手掌挤进了两腿之间,轻轻地抠着小芬的菊花眼,她屏住呼吸,全身的汗毛 乎都立起了,但是她并没有阻止我的行动。
我的另一只手将她缠住我肉棒的大腿分开,提起屁股,使肉棒抵在小芬的小穴外,两片柔软温热的阴唇紧紧地贴住了我的龟头。她那里热乎乎的好似火炉,看来妹妹已经準备好让我进入了。
我一言不发,只是不停地揉搓小芬的乳房,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来回打转。
小芬的呼吸又急促起来,呼出的热气喷到我的脸上。小芬的身体犹如火一般热,大腿不断地摩擦我的肉棒,挑动我的慾火。
由于兴奋,她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,我可以感到她的小腹绷得很紧,紧贴着我的小腹,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来。
小芬的身材远称不上丰满,但是很令人爱怜,令我只想温柔地、小心地呵护她,不想令她受到伤害,只想和她痛快地接吻。
我觉得非常温软而舒适。搞了几下,小芬说:「好痛哟!不行啦!」说着就停住了。我捏小芬的奶子,再摸我和小芬交合着的地方。搞得小芬浑身抖动,底下那只小肉蚌也松一紧地慑吸着我的阴茎,这样玩了一会儿,我终于忍不住说:「小芬的小肉洞好利害哦!我快要射出来了。
我的身体紧张到了极点,终于舒舒服服地把一股精液射进小芬刚刚开苞的鲜嫩阴户里头了。当我看见雪白的面纸上血渍斑斑。证明小芬刚才在罗太她们的胡闹之下已经由处女变成小妇人了。
后来经罗太引导下,小芬18岁的姊姊婉芬,未几也被我破了瓜。
我这个调情之圣手,对于处女之风味与中年妇人之韵味,各有不同,少女好似青苹果一样,吃起来有点涩涩的,中年妇人就好像水蜜桃一样,吃起来香甜可口。
虽然三母女都和我有一手,但各有各的味道。
39岁的罗太成熟,造爱合拍。有技巧!
28岁的婉芬和我年龄配合,可以做得尽情。
18岁的小芬幼稚无比,非常鲜嫩。
真是精尽亡都无所谓了!
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