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章 恶狼传说(下)

时间:2018-07-11
「你保守?」侯龙涛用手指在美人的乳晕上打着转,拨拉着硬立的「小樱桃」,「我怎么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啊?」
  「我总共只有过三个性伴侣,」唐蕊戳着男人的胸口,「你才是第四个,这对于现代女性来说,还不算保守吗?。」
  「性伴侣?」侯龙涛对女人的用词不是很满意。
  「怎么了?你不会以为我这么大了还是处女吧?」
  「当然没有,不过性伴侣…」
  「喜欢的男人的叫朋友,非常喜欢的男人叫男朋友,不过我没有过男朋友,用来解决生理需要的男性朋友不叫性伴侣叫什么?」
  「那我算什么?」
  「干嘛这么急着给自己下定义?」唐蕊把身子向下蹭了蹭,湿滑的舌头压在男人的乳头上旋转起来。
  侯龙涛还真不急着下定义,他还没碰见过能完全把自己当成性伴侣的女人呢。
  唐蕊把男人拉了起来,让他直着上身跪在床上,自己跪在他身前,边舔吻他的身体,边把他的裤子解开了。
  侯龙涛一手摸着美女的短髮,爱抚她的脸颊和脖颈,把手指送入她嘴里,压揉她的香舌。
  唐蕊一口气把男人的裤子拉到了他的膝盖处,那根宛如婴儿手臂般的巨大肉棒剧烈的晃动着,真有点吓人,虽然曾经在瞄準镜里看过它几次,刚才还用脚感受过,但这样近在咫尺的竖在面前,才能真实的感觉到那种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压迫感。
  侯龙涛看到了女人美丽的脸庞上那种癡迷的表情,得意的「嘿嘿」一笑,握住大鸡巴的根部,用龟头在她的薄薄的红唇上轻轻点了点,「跟你以前的性伴侣比起来怎么样?」
  唐蕊没理男人,抱住男人的臀部,张口把他的龟头喊住了,一毫米一毫米的把螓首向他的小腹推近,将他的阳具挤进自己狭窄的喉咙,「呃…呃…」
  「啊…」侯龙涛翻起了白眼,舒爽的仰起头。
  唐蕊也翻着白眼,当她把男人的鸡巴慢慢的吐出来时,大量的唾液也跟着滴落到床单上。
  「好,好,再来。」侯龙涛按住了女人的后脑。
  「嗯。」唐蕊又把眼前的巨棒塞进了口中,反覆了几次,她的眼底也红了,眼泪也流出来了。
  侯龙涛弯下腰,把女人的短裙拉了起来,揉捏她桃心形的白嫩屁股,提拉起镶入她臀沟里的黑色T-Back内裤,用布片勒住她的阴唇和阴蒂磨擦。
  男人一撅屁股,唐蕊就无法再进行深喉了,而且下体被蹭得冒火,也无力再继续了,乾脆改成在阴茎上快速的舔舐,猛捋他的包皮,含住他的大睪丸吸吮,左手伸到下面搓蹭自己的阴户。
  侯龙涛弯下腰,捧住美人的脸,吻了吻她的嘴唇,「让我舔你的屁股好不好?」
  「好…好…」
  侯龙涛转到了女人的身后,把她的短裙和内裤扒了下来,只给她留了一双奶白色的高跟鞋,左手稳住她的丰臀,右手的食、中插进她的小肉孔里,从上向下往外抠挖,脸挤进她的屁股缝里,舌头顶着浅褐色的肛门猛钻。
  「唉呀!呀…啊…啊…」唐蕊的双臂一下就失去了力量,螓首砸进了枕头里,「好…用力…用力抠…」
  侯龙涛嘬住了美女的屄缝,向外猛吸着她芳香甘甜的体液,双手伸到前面,两根手指托住坚挺的奶头,顶进柔软的乳肉里。
  「啊…」唐蕊扑倒在床上,转过身来,把两天玉腿举了起来,双手卡住腿弯,「来,宝贝,龙涛…啊…进来吧…」
  侯龙涛跪在了女人的屁股后面,左手扶着她的膝盖,右手抓着大鸡巴,用龟头在她娇嫩的阴唇间滑动,「要吗?小狼,你下面这张嘴想要咬我呢。」
  「嗯…」唐蕊拚命向上球形的乳房,想后仰着头,「给我…啊…快…」
  「求我。」
  「我杀了你…」
  「哈哈,」侯龙涛弯下腰,蜷着上身,含住美人的乳头,「吱吱」的吸吮,双手钎住她的腰枝,把她往自己的小腹处拉,「还嘴硬。」
  「啊…啊…」唐蕊的螓首向后仰得更厉害了,眼睛睁得大大的,紧盯着墙壁,等男人停止了将那根粗长无比的大鸡巴向她阴道里推进的动作后,她的玉体僵硬了小十秒钟,然后逐渐的躺平,双眸合了起来,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「呼…呼…啊…你…你全进来了…进来了吗?」
  「自己看。」侯龙涛纠住女人的胳膊,把她稍稍拉起来一点。
  「天啊!」唐蕊看到来自己乌黑的耻毛、外翻的瘾糜阴唇还有小半根露在自己体外粗粗的肉棒,「你…你…」
  「不用怕,坏不了的,我也不会硬来的。」侯龙涛放开了美女。
  唐蕊用双肘撑住床面,一双美目紧盯着两人性器结合的地方,脸上的表情是又怕又盼。
  侯龙涛也用双手向后撑住了床面,上身稍稍后仰,臀部缓慢的划着圆,巨大的阳具开始在美人的小穴里扭动,「啊…很紧,很热…」
  「啊…啊…」唐蕊咬着下唇,紧闭着眼睛,「可…可以快一…快一点…啊…啊…你磨…磨得人家好痒…啊…嗯…」
  侯龙涛改成了前后移动屁股,每次前插就比上一次多进入一点点,等到整根肉棒都被女人的屄缝吞噬了的时候,她已经是浑身颤抖,爱液狂流了。
  「啊…啊…」唐蕊拚命的喘着气,屁股向前拱着,迎合男人的大肉棒对自己娇柔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贯穿,「太…太…啊…好…好满…啊…」
  如果一对夫妻或者情人相处的时间很长了,在做爱时经常变化一些花样和姿势是非常必要的,但如果是两人的第一次,对于女方来说,最重要的是感受到男方对自己的关怀,而对于男方来说,变化多端的性爱技巧并非必不可少。
  「嗯…嗯…」侯龙涛的上身从后仰变成了前倾,双臂穿过美人的腋下,固定住她的螓首,含住她的香唇热烈的吸吮,臀部大幅的起落,如同砸夯般的撞击她的小穴。
  唐蕊不顾一切的和男人接着吻,紧抱着他强壮的身体。
  侯龙涛抽插得越来越快,「兇猛」的舔舐着美人散发着浓郁芳香的雪白脸蛋,「啊…啊…蕊蕊…蕊蕊…」
  「射…射进来…啊…啊…没关係的…啊…」唐蕊举在空中的双脚绷直了,大脚趾和另外四根玉趾向相反的方向扭曲,双腿如同抽筋般的猛蹬了两下。
  侯龙涛臀部的移动突然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又狠狠的挺了两、三下。
  唐蕊闭着眼睛,用额头在男人的额肩膀上轻轻的磨蹭。
  侯龙涛再次捕捉到了美女的小嘴,把舌头插进去缓慢的搅动。
  唐蕊积极的迎合着男人的唇舌,和他吻得「啾啾」做响。
  「怎么样?」侯龙涛咬了咬女人的下唇。
  「什么…什么怎么样?」唐蕊把粘在男人额头上的头髮拨开了。
  「你说呢?」
  「少见有你这么问的。」
  「这是自信的表现。」
  「OK,OK,你是最棒的。」唐蕊说的是真心话,并非在敷衍男人。
  「那咱们现在应该如何定义咱们的关係呢?」
  「我先听听你想怎么定义。」
  侯龙涛从女人的身上翻了下来,把她搂进怀里,「等我把这里的一切都处理完了,跟我回北京吧。」
  「我去北京干什么?」唐蕊把一颗烟塞进了男人的嘴里。
  「你说呢?」
  「去给你当小妾吗?」
  「不是小妾。」
  「不是小妾,是众多老婆之一,还是不要了。我被CIA管束了八年,刚过上自由人的生活没几年,还没够呢,我喜欢无拘无束的感觉。咱们也不真的相互了解,只不过是比较谈得来,又有肉体上的吸引,双方的生活习惯、兴趣爱好什么的都不清楚。再说了,」唐蕊瞟了男人一眼,「我嫉妒心理很强的,你把我带回北京,相处的时间一长了,我要是真的疯狂的爱上你了,你不怕我吃起醋来,把你那些活蹦乱跳的娇妻美妾都变成一具具…」
  「别说了,」侯龙涛没好气的打断了女人的话,「你不愿意就算了,也不用这么恶狠狠的吧?」
  「哈哈哈,生气了?」唐蕊凑上去吻了吻男人的嘴巴。
  「没有,略微有点儿失望。」其实侯龙涛是鬆了口气,他刚才发出的邀请是一时冲动,对方要是答应了,才就真的难办了,他自己也知道,两个人感情根本就没到那一步呢。
  「咱们还是做好朋友吧,」唐蕊又把男人的烟抢走了,扔进烟灰缸里,跪了起来,左手攥着他胯下的大肉棒,舌尖舔着他的牙齿,「Friendswithbenefit(保持性关係的朋友)。」
  「哼哼,吃点儿亏吃点儿亏吧,成全你。」侯龙涛双手抓住美人傲人的乳峰,向下一出遛,躺平了身体,含住她的乳尖吸吮,立刻就能感觉到她的体香又浓了起来…
  「妈的,」侯龙涛甩了甩手,接过Marry递来的毛巾,那拳头上的血迹擦掉了,「小日本儿,你他妈再说一遍我听听。」
  三口龙惺满脸都是血,嘴角裂开一个大口子,鼻子塌陷着,一只眼睛也被封了,他的双臂上举,手腕拷在固定在墙上的两个铁环里,脑袋耷拉着,「支…支那猪…」
  「我去你妈的!」侯龙涛用毛巾包着手,一勾拳打在日本人的脑门上。
  三口龙惺的头猛的向后抬起,后脑重重的撞在墙上,「砰」的一声,鲜血四溅。
  「你就想这么打死他?」Marry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,紧身的穿短裙只能勉强遮住内裤。
  「当然不是了,哪有那么便宜事儿?」
  「我想也是嘛。」Marry吩咐手下的几个人给三口龙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,然后把他捆在了一把木椅子上。
  「三口总长,被一个支那猪暴打一顿的滋味儿如何啊?」侯龙涛拉了一把椅子,坐在三口龙惺的对面,点上烟,很轻蔑的看着他,「你这真可谓『报仇不成,反被仇敌所杀了』。」
  「有种…有种你就真的杀了我。」三口龙惺勉强抬起头,用独眼恶狠狠的盯着对面的中国男人。
  「死?太简单了,不适合你。」侯龙涛撇着嘴摇了摇头,「这样吧,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,作为奖励,我只折磨你半年,然后就一枪了结了你。」
  「哼哼哼…」三口龙惺只是冷笑,没有给出答覆。
  「怎么了?无话可说吗?」侯龙涛把身体前探,吸了口烟,把烟头杵进了三口龙惺的手背里,他的肉被烫得「呲呲」直响,「再考虑考虑?」
  「哼哼哼…」三口龙惺脸部的肌肉抽搐着,愣是没叫疼。
  「田东华的事情你知道多少?」
  「我什么都不知道,知道也不会告诉你,就这么简单,你有什么招数儘管用,我要是扛不住,就不是大和民族的铁血男儿。」
  「也好,我成全你。」侯龙涛坐回椅子里,「本来呢,我是想用你对付我弟弟的办法对付你,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期人之身了。可我的一个朋友说,吸毒的人虽然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很痛苦,甚至比死都痛苦,但真正吸的那一刻,是非常的过瘾的。所以呢,我决定不用毒品。你知道赵一曼女士是什么人吗?」
  「知道。」三口龙惺对抗战的那段历史有过不少研究,中日双方的材料他都多有涉猎,还就真的看过关于赵一曼女士的记录,说实话,他一直怀疑那是中国人自己编出来的一个人物,不可能有人、有中国人、有中国女人能那么的坚强,能有钢铁般的意志,那不是血肉之躯的凡人能做到的。
  「你知道?」侯龙涛倒有点惊讶了,「知道更好。赵女士受过什么刑,我让你都一一身受,看看你挺得住挺不住,如果你受不了了,开口求饶就可以。要我要,大和民族的铁血男儿连给中华民族的巾帼英雄提鞋都不配。」
  「我…我不会输的。」一颗汗珠顺着三口龙惺的脸颊滑落了,他知道在等待自己的是什么,他害怕了,但还没怕到求饶的地步,他的害怕还没有转化成恐惧,深入骨髓的恐惧。
  「好,万一你真的挺住了,我就要用我朋友教我的办法了。」
  「什么朋友?」
  「不重要,一只恶狼。我会先从你的右腿开始,第一天剁你一根脚趾,然后给你疗伤,第二天再剁你一根脚趾,再给你疗伤,等把你的五根儿脚趾头都剁没了,就开始切你的腿,每天切这么多,」侯龙涛闭着一只眼睛,从自己大拇指和食指摆出的缝隙中瞧着三口龙惺,「大概半厘米左右吧,直到你的整条腿都没有了,再慢慢儿的削你的左腿。你不用担心,这一切都会有专门的医护人员来处理,就像做截肢手术一样,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给你用麻药,刀也会用比较钝的,骨头用电锯慢慢儿的锯,把你固定在手术台上,你要是疼晕过去了,就停下来,把你弄醒了再继续。两条腿都没了,就轮到手指头和胳膊了。完全截去你的四肢大概需要一年多的时间,然后你的死期就到了,也许你会盼着那一天呢。但我还是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挂,他们会把你带到沙漠里,挖一个坑儿,把你种进去,然后把你的头顶打开,让洛杉矶沙漠里灼热的阳光缓慢的把你的大脑烤熟。也许在你还没死的时候,会有秃鹫一类的东西先去把你的大脑叼出来,你说你当时会是个什么感觉呢?」
  三口龙惺的嘴唇都发青了,对方那种阴森森却又异常平静的神态和语调使他就好像能看到、能感觉到那些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样。
  坐在一边的Marry的脸色也有点白了,听得她后脖梗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浑身一阵发冷,她的俄罗斯黑手党是以残忍着称的,但也没能达到那个境界。
  「三口太君,意下如何啊?」侯龙涛取下眼镜擦了擦,「表个态,咱们可以马上开始的。」
  「我…我变成鬼,会回来找你的。」
  「哈哈哈,你以为你是真子啊?你在这儿好好儿玩儿吧。」侯龙涛起身过去把Marry拉了起来,右手捂在她的屁股上,在她脖子上舔了一口,「走吧。」
  几个俄罗斯大壮走进了地牢里,其中一个拿着一把刚刚削好的竹籤子。
  在地牢旁边有一间屋子,墙上是一面单面玻璃,可以看到地牢里的一切,地牢里却看不到这边。
  侯龙涛搂着Marry进入了房间里,把她推到玻璃前,拉着她的双手按在玻璃上,两手虚虚的掐住她的脖子,慢慢的向下捋,揉过了她的大奶子,抚过了她的小腹,摸过了她的细腰,一把将她的超短裙拉到了她的腰上,露出了雪白的臀瓣股和勒在屁股沟的黑色T-Back内裤。
  「呼…哈…嗯…」Marry兴奋的喘着气,一边看「恐怖电影」一边被大鸡巴肏一定非常的过瘾,「来…快来…」
  侯龙涛弯下腰,在女人的屁股上啃咬着,同时给老二穿上了「防护服」。
  两个大壮死死的按着三口龙惺的肩膀,不让他挣扎,另外一个双手捏着一根竹籤子,把尖端对準了他右手中指的指甲缝。
  侯龙涛左手拉着俄罗斯大妞的内裤,把巨大的阳具狠狠插进了她充满淫汁的肉缝里。
  与此同时,墙上的通话器里传来了三口龙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…
  侯龙涛坐在加长的大卡迪拉克里,不断的看着表,不断的透过黑色的玻璃向电梯口张望,他现在在明星云集的洛杉矶都算得上是半个公众人物了,在公共场合露面时要比较小心,特别是在接两个美若天仙的女人时。
  电梯的门打开了,星月姐妹推着行李车,和另外两个美人一起有说有笑的向卡迪拉克走来。
 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美妇人穿着一套乳黄色的职业套装,露膝的裙子突出了臀腿处浑圆柔顺的曲线,半长袖的无领上衣上有端庄的花朵图案,虽然衣服的下摆到达了三角地带的上方,但拉链是从小腹中段的地方才开始,刚刚过了胸部就停止了,典雅中不失性感,甚至有点挑逗的意味,另外一个女人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连衣裙,把女性最诱人的曲线都勾勒了出来,两个人胸前的突起都是足以引起欧美女人嫉妒的雄伟。
  侯龙涛看到左右无人,从车里蹦了出来,迎上前去,什么都没说,一左一右的把两个美女的细腰箍住了,一下把她们抱了起来,转身向汽车走去。
  两个女人也是什么都没说,都是扶着男人的肩头,深情的望着他。
  五个人都钻进了车里。
  侯龙涛紧紧的握着两个女人柔软的玉手,扭头叼住冯洁的红唇吮了起来,然后再回头亲吻冯云。
  姐妹俩紧偎在男人身边,被他吻时就回吻他,不被他吻时就亲舔他的脖子、耳根,他们相互之间有多思念,时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的。
  星月姐妹坐在三个人的对面,开心的看着他们「久别重逢」,同时也庆幸自己不需要体会那种感情。
  侯龙涛咬着冯洁的耳朵说了两句话。
  冯洁在男人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一下,桃红色的面庞更艳丽了,「你讨厌,不可以。」
  「为什么?」侯龙涛死皮赖脸的用额头顶着冯洁的脸蛋。
  「别胡闹。」冯洁看着星月姐妹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,真是要羞死了,除了自己的妹妹,她可就没在别人面前跟小情人亲热过了。
  「你要干什么啊?」冯云拉起男人的手,在他的手背上吻着。
  侯龙涛又跟冯云耳语了几句。
  「哼哼。」冯云只是一笑,并没有像姐姐那样拒绝,也就等于是同意了。
  侯龙涛跪在了冯云的脚下,抓住她纤细的双踝,把她的双腿推了起来。
  冯云的上身向下出遛了一点,双腿合在一起,笔直的伸向顶棚,她的裙摆滑落到了臀部下面,露出了健美的屁股和性感的蓝色蕾丝内裤。
  侯龙涛捧着爱妻的屁股,把口鼻顶入她双腿间柔软的「爱巢」,用力的吸着气,「啊…嗯…好想念你的味道。」
  「老公…」冯云拌主了自己的双腿,闭上眼睛,享受着爱人的口鼻在自己小穴处的磨擦。
  侯龙涛伸出舌头,舔着美人的内裤,双手无比爱惜的抚摸着她光滑的屁股。
  冯洁咬着嘴唇,坐进了角落里,她刚才嘴上说不要,心里又何尝不想呢,只不过是没好意思答应罢了,现在看了妹妹那种身心愉悦的表情,更是心痒难挠了,两条翘着二郎腿的丝袜美腿连续的交换了几次位置。
  侯龙涛已经注意到了冯洁的表现,一边隔着内裤吸吮冯云的小穴,一边斜眼看着冯洁…